古代名人

钟嵘诗品

钟嵘,字仲伟,颍川长社(今河南长葛)人,生卒年不详。他在齐梁时代曾作过参军、记室等小官。他的《诗品》是梁武帝天监十二年(513)以后于今南京写成的。

《诗品》和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相继出如今齐梁时代不是无意的,它们都是在反对齐梁情势主义文风的斗争中的产物。

清人闻名学者章学诚《文史通义》曾经对《文心雕龙》和《诗品》进行了评价和比较:

诗品之於论诗,视文心雕龙之於论文,皆专门名家勒为成书之初祖也。文心体大而虑周,诗品思深而意远。盖文心笼罩群言,而诗品深从六艺溯流别也。论诗论文而知溯流别,则可以探源经籍,而进窥寰宇之纯,古人之大体矣,此意非后世诗话家流所能喻也。”

《文心》说的是广义的文学,《诗品》则说的是狭义的纯文学——诗歌。

品评人物的风气

《论语》:“生而知之者上也,学而知之者次也,困而学之,又其次也。困而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”

《汉书古今人表》,分九品论人 ;刘歆的《七略》分流派来叙述曩昔的学术,开启了人物品鉴之风。

汉末清谈盛行,曹魏建立九品中正制度,直至南朝,形成了一种喜好品第人物的社会风气,这种风气也影响到文艺领域。

曹丕《典论论文》、《与吴质书》已经评价了建安七子的优劣。到齐梁时代,这种风气更盛,南齐谢赫有《古画品录》,分画家为六品。梁代庾肩吾有《书品论》,分书法家为九品。沈约有《棋品》。

而后来的文学界又受《诗品》品鉴诗人、分析源流的影响,赓续有人尝试将文学家分别流品,如用时代、地域、无意聚合关系的特别情势来架构联系作家,志序人物。以此来说明文学发展、评价作家成就、标举学习楷模、讨论作家之间的关系等。

体系体例

《诗品》所论的范围重要是五言诗。共三卷,分三品论诗了历代诗人创作的特色和渊源流变。

序文是全书的泛论,提出一些对于诗歌比较原则性的看法,并对于现代的不良诗风进行了指斥。两部分内容互相印证。

正文对诗人分别作详细分析,共品评了两汉至梁代的诗人一百二十二人,计上品十一人,中品三十九人,下品七十二人。对诗人及作品分列高低,褒贬评价,区分源流,力图找到这些诗作的文学渊源关系。

《诗品序》

; 重要内容:指陈诗歌的性子、作用、思想艺术特色与标准等题目,评述了五言诗的历史发展,说明了写作《诗品》的缘起和它的方式、特色等。

一、论诗歌产生的根源和艺术性;

“物感说”与“世情说” ;风骨论、滋味论与天然论

二、论五言诗的历史发展,为五言诗的出现从理论上作了说明。

一、论诗歌产生的根源和艺术性

1、诗歌产生的根源—— “物感说”与“世情说”

气之动物,物之感人,故摇摆性情,行诸舞咏。照烛三才,晖丽万有,灵祇待之以致飨,幽微藉之以昭告,动寰宇,感鬼神,莫近於诗。

诗歌的本质是体现人的感情。继续了《礼记乐记》中的“物感说”,提出诗人诗思的萌发是天然寰宇之气催发的产物。

与《文心》:“文之为德也大矣,与寰宇并生者何哉?”雷同,都是通过天人关系互动的宇宙精神来看待诗歌的产生与功能,强调诗歌与寰宇之道的沟通。

若乃春风春鸟,秋月秋蝉,夏云暑雨,冬月祁寒,斯四候之感诸诗者也。嘉会寄诗以亲,离群讬诗以怨。至於楚臣去境,汉妾辞宫;或骨横朔野,或魂逐飞蓬;或负戈外戍,杀气雄边;塞客衣单,孀闺泪尽;或士有解佩出朝,一去忘返;女有扬蛾入宠,再盼倾国。凡斯种种,感荡心灵,非陈诗何以展其义;非长歌何以骋其情?故曰:“《诗》可以群,可以怨。”使穷贱易安,幽居靡闷,莫尚於诗矣。

强调社会人事对诗人创作动因的刺激作用。与魏晋是缘情的时代有关,如《典论论文》:“诗缘情而绮靡”;《文心》:“文变染乎世情,兴废系乎时序。”

钟嵘强调抒发“怨”情,继续孔子“诗可以怨”、司马迁:“屈平之作《离骚》,盖自怨生也。”,认为气调不凡的诗,大都是以悲为美的产物。作品深挚动人,是由于作者不幸的身世遭际,这种出自作者切身的感遇的怨深文绮的诗作是最有风力的,最能打动人的,最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量,如许做既脱节了儒家的经学教条的约束 ,也避免了如齐梁宫体那样无病呻吟。

责编微信:13477247781 13985338289 投稿邮箱:304975101@qq.com 1140218682@qq.com     邮箱:273039264@qq.com

版权所有:中华鍾氏宗亲总会 湘ICP备1800186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