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家争鸣

[争鸣]锺亚山:三鉴锺锦光

锦光会长明鉴:

    (下面是各省市锺氏宗亲会长特别会议公报,要求锦光会长正视现实,团结全族,继往开来,再造锺氏辉煌办两件事,已于会后直接发至锦光及有电子邮箱的各省会长)        

    近来,由于《中华锺氏宗谱》现编辑部,以“锺烈”、“锺接”为肇姓始祖,编写出“多姓源中华锺氏宗谱”,并以此发表第(7)、(8)期编谱通报,引起广大锺氏宗亲的不认同,群情激奋,一致要求当事者作出解释并改进编辑工作。苦于现“编辑部”主要成员固步自封,我行我素,根本听不进不同意见,并公开对热心提出不同建议、质疑的宗长恶语攻击、排斥等。不得已转告历届中华锺氏总会荣誉会长、名誉会长、顾问以及《中华锺氏宗谱》编撰委员会,要求作出合理解释。由此向各省市宗亲会发出通知,于2017624日至25 日,在湖北省武昌召开了《省市锺氏宗亲会长特别会议》有昭祥(贵州) 志春 (福建)代高(湖北)义兴(四川) 维军(安徽)孝杰(山东) 崇生(陕西) 存根(湖南.岳阳)锺瑛(江西.会昌)等十省三十余名省.市会长参加了会议。

    会议经过深入研讨,从宗谱的基本概念、锺氏历史记载、锺氏原始谱藉、锺氏历史、人物传记、以及众多从源头流淌至今的家谱吊线图等,论证了锺氏早期姓氏源流,得出以下结论:

    一.“多源即多父系宗谱”是违背定义违背公理的离奇伪造

    根据  ‘族’是有血缘关系之亲属之合称:如家族、宗族、氏族。 “宗谱是记录父系血绿亲属,分老幼、别亲疏、人、事等的谱册”一个宗族绝不可能有多源、多个始祖并列。

    纵观古今现实,能找出祭祀着两系或多父系宗谱吗?即使是天下第一大姓的李姓,海内外宗亲达1.2亿多人,他们唯一的姓源肇姓始祖也只能是李利贞,其它的都只能是流。王姓大家族是典型多姓源“同姓不宗”之族。仅春秋始姓者就有姬、为、子等五大姓源,又从不同地域划分出177个支系,且都有各自的字派系列。但他们并不违背“宗谱无多源”的原则,他们没有把五大姓源,堆集为一,作为全体“王姓”的统一祖宗,而是将“同姓不宗”者各各分列,各属其宗,一宗一谱。因而,他们也没有统一的《王氏宗谱》,所编谱集叫《王氏家谱大全》。始终坚持“一宗一谱”原则!

    而我锺氏,历史、谱藉记载,“亘古以来无二宗”,唐僖宗五年昭公穆公撰 《锺氏族谱》序云:“余族一姓,原是轩辕之源流,契之根蒂,微子一脉流传之苗裔也,若天下之锺氏,总属河南颖川一脉所出,无他姓焉。”《锺氏源流族谱》(乾隆三十七年壬辰钦赐翰林院检讨大学士丕谟纂)序:“锺姓渊源,肇自黄帝,详发殷土,派衍宋国,食采锺离,受姓颖川,于兹百余世,并无他族参杂。”唐福建汀州剌史全慕公耄耋之年(89岁)遗训:“吾家锺氏亘古以来无二宗也。”怎么现在却凭空跳出个“多源宗谱 ”呢?!

    二.“锺烈”“锺接”为锺氏肇姓始祖是篡改历史欺宗灭祖的伪编

    公孙锺离为锺姓肇姓始祖,离与仪是父子血亲,已为历史事实所确定。

    春秋左传.文公八年》昭公事件(公元前619年)發生之后、公孫黎逃出,避难奔楚,于楚穆王楚莊王在位期間(公元前624-591年)命大夫、改樂尹,食采锺離因姓焉,改名锺離。仲尼在公元前483年,離昭公事件130多年后,在《春秋左传》中提到的公孫锺離正是食采锺離因姓焉的公孫黎(一般作史,记载复名时都就近、就名望)铁证了公孙黎不仅没有被杀(因为那时没有公孙锺离可杀),而是逃奔楚国,“皆貴之也”,以受封之地改名锺离。

    而现《中华锺氏宗谱》主编们,在《钟姓史话》的影响下,为编撰“锺烈、锺接”多源“宗谱”,错误理解古文,一口咬着锺离被“以杀”,“公孙锺离被杀之後,在《春秋左傳》和《史記》中,再也找不到公孫鍾離的任何蹤迹了”"鍾儀的父親仍未找出”、“与锺氏无血緣關系”等等。不仅如此,还在积两万多人次参与的《颍川锺氏网(yczshi forum)》上,公开责令别人:“要精读、细读、读懂古文。”

    但历史是改变不了的。(春秋左傳·成公九年)《晉侯見鍾儀記》(楚令尹子重率兵攻打鄭國,鍾儀随軍出征,由于戰敗,鍾儀淪爲戰俘,鄭國把他抓住後,又轉送晉國,成了“楚囚”。過了兩年的囚禁生活,到楚共王九年(公元前582年),晉景公見到“楚囚”鍾儀对话)“公曰:能樂乎?對曰:先父之職官也,敢有二事?使與之琴,操南音......”不仅又一次佐證了公孫锺離未被“以杀”而是奔楚避亂,因顯仁賢命爲大夫,命審樂律爲南音,遂改任樂尹的历史事实,还翔實了離儀父子,子敬于孝、恩重于山的父子情深,同操南音、熱愛鄉國的樂理之情节”如无公孙锺离奔楚,怎么会出来这样的对话?这“公孫锺離奔楚避亂時,顯仁賢命爲大夫,命審樂律爲南音,遂改任樂尹”难道也是捏造的吗?这“離儀父子,子敬于孝、恩重于山的父子情深,同操南音、熱愛鄉國的樂理之情节”难道就因“南雄谱”主编说了一句"鍾儀的父親仍未找出”、“与锺氏无血緣關系”就能抹杀得了的吗?这样明显的事实,怎么“主编”先生们的精读、细读、读懂,就没读出呢?

锺亚山于青岛

上一篇:[争鸣]锺亚山:二鉴锺锦光 下一篇:没有了

责编微信:13477247781 13985338289 投稿邮箱:304975101@qq.com 1140218682@qq.com     邮箱:273039264@qq.com

版权所有:中华鍾氏宗亲总会 湘ICP备18001868号